個小時的車程,從南京沿大陸205號國道走到安徽省屯溪「西遞村」,西遞村也是今天的重點行程(應該說是「唯一」景點),一大早八點鐘車子就從南京出發,中午一點多在涇縣用餐,然後下午四點多才抵達西遞村!一路上都在坐車,也沒有下車尿尿的機會。但這趟路程全是走山區路線,沿途也經過許多未開發的農村,機會相當難得,我特地挑選第一排的位置,從南京狂拍到西遞村,幾乎沒什麼睡,也因此拍到了許多同團「獨家」的照片。


從南京出發後,隨著愈來愈矮的房屋,離南京城也愈來愈遠了!這座舒服的城市,有機會我會自行再來的。進入了「繞城高速」(大陸的大城市周圍都會建「繞城高速公路」,比較大的城市還有好幾圈繞城高速,比如北京的二環、三環、四環),接上了「寧馬高速」(江寧-馬鞍山),正式向安徽省邁進。

這條高速公路全線雙向四線道,道路品質過了銅陵之後就變成水泥路面,然後愈來愈糟!最特別的是,愈接近農村,高速公路旁就陸續出現愈來愈多的路人、牛車、馬車、三輪車在路肩行走,某些地方還設有「人行穿越道」,真是佩服他們農民的勇氣!光是過南京的馬路就嚇得半死了,更何況叫我穿越高速公路?麥鬧啊啦!


高速公路旁的路人

許久,下了馬鞍山,沿著205國道往南行。205國道是安徽省東南部的重要縱貫道路,溝通了蕪湖、南陵、旌德、黟馬、黃山等安徽東南部重要的城市。當塗、蕪湖,這兩個地方是國、高中地理課本常出現的地方,印像中好像和礦業有關吧,但在蕪湖市政府網頁卻完全沒提到礦產這回事!如果有人還記得這兩個地方是幹麻的話,幫個忙回個應吧。

205國道途經的當塗、蕪湖,路的兩旁並沒有很現代化的建築,(或許某些地方有),路人的穿著比南京要破舊許多,道路兩旁到房屋之間的距離都是泥地,整個感覺「黑黑灰灰的」。街上也是一團亂,混亂的程度比南京還嚴重!這裡的紅綠燈雖然也都有倒數計時,但是「參考價值」卻高於南京市!司機每每要過一路個口,喇叭就得按個不停!我不知道大陸的路人在堅持什麼,司機按喇叭也不閃開,依然是我行我素地在馬路中間晃……這個特點也表現在開車上!雖然六線道大馬路很寬敞,但是總有幾部「烏龜車」總喜愛以「蝸牛」的速度在快車道上慢慢爬(真的很慢!時速大概20公里),本車司機若不幸跟在這些烏龜的後面,照例就是無止盡地「叭叭叭叭叭」,可那些烏龜大概是聾了吧,倒頭來司機還是得想辦法以很恐怖的方式超車!


蕪湖市的小市集,一堆人在吃早餐,賣的是「涼皮、涼麵」


蕪湖、當塗的路邊很多是像這樣的泥地,沒啥整修


過了蕪湖之後,205國道的路幅開始愈變愈小,到最後剩下二線道了,大概是台中西屯路的寬度吧,一直到黃山都是如此。奎湖、許鎮這兩個路過的小鎮,從地圖看來也算是比較大的鎮,但是整體感覺卻比台灣鄉下還要落後!尤其是路旁的商家,都是看了就不太想走進去買的樣子,雖然有些招牌做得還不錯,但店家裡面黑黑暗暗的,商品也都擺在奇怪的角落,,所有商品的資訊只能從老闆的嘴裡挖。倒是路的兩旁偶爾有三輪車攤販在賣吃的東西,挺像台灣的攤販小貨車。


涇縣是產宣紙的地方,處處都有「文房四寶」的招牌。我們吃飯的地方叫「徽涇大酒店」,店門紅色閃亮亮的招牌,還真的滿像台灣的「酒家」!只是才走進一樓,怎麼內部裝潢和外面差這麼多……上了二樓,滿是桌子,旁邊還有許多獨立的小廳,看得出來這裡應該是當地有名的大餐廳!大家坐定後,菜就一道道上上來了!只是服務員不知道在急什麼,也不等菜吃完就一直上一直上,擺不下的時候,居然就「疊」在兩道菜中間,天哪,也不知道你盤子底部乾不乾淨,居然就這樣讓它和我們的食物親密接近,夠噁的!搞得凡是玩疊羅漢的那幾道菜,一概下封口令。(其實到後來才發現,大陸幾乎所有的餐廳都這樣,也包括上海,因為菜上完了,服務員就可以休息了,一點都沒有服務態度可言……)

而這家外表豪華的餐廳,碗、盤的缺角特別多,缺角的地方就黃黃髒髒的,害得我拼命用酒精片消毒!吃飽上個廁所,但廁所卻遍布著黃黃汙垢……好在我飯前沒去上。我了解主辦單位的苦心,特地找了家當地還算不錯的飯店來招待我們,但是大陸的城市和農村的差距實在太大了,小城市中頂級的飯店尚且如此,更何況其他小店!


徽涇大酒店,氣派的門面,但品質沒有相對的正比。


吃飯吃到一半的途中,陸陸續續來了許多「解放軍」,沒多久,我們台灣人就被解放軍團團圍住,整個餐廳幾乎被解放軍佔了十幾桌!他們的制服以深綠色為主,鄰桌全部是藏藍色的,臧華說那個是比較高的軍官。第一次在「敵軍」包圍下吃中飯,這經驗希望別有「真實」的下一次。

涇縣之後的路程,要比之前的路程顛簸許多。雖然還是205號國道,但是泊油卻像是三百年前舖的。我們也愈走愈山區,好幾個大轉彎都在司機的「過彎加速」,心臟差點跑出來活動!只能說大陸遊覽車司機開車真的很猛!另一個壞習慣是,狹路相逢,互相不讓!在台灣山區開車,遇到前方路狹卻有來車時,雙向若有空地可以靠,會先停下來讓對方過;可是大陸卻是互不相讓,硬是要以小於五公分的差距擦身而過,每每會車時,坐在第一排的我,只好先把心臟藏起來,以免又跳出來活動了!


安徽的205國道,品質不太好...


路上看到許多的城際巴士,車型都是中巴為主,在擋風玻璃上貼上大大的「某地-某地」,例如「旌德-涇縣」(這感覺很像台中地區全航客運貼的「台中-埔里」)。大陸城際巴士往返的地方,通常也是該區域的主要城市。

往黟縣的路上,也經過了黃山,應該算是登山口吧。為了趕路,也沒停下來休息。倒是看到了黃山的雄姿,那是在一片翠綠的群山之間,突然冒出來的一座突兀的傢伙,沒有太多綠葉膽敢接近它,以致於看起來像個禿頭的壯年人!隨著山路的繞呀繞,繞到了黃山的另一面,這時已和方才禿頭渾圓的黃山,蛻變為英峻挺拔的壯漢!崢嶸的尖峰,如一把利刃,就好像在和平的綠色世界中,伸出一把光茫四射的匕首般,活生生地插在群山之上,一幅就是唯我獨尊的樣子!難怪黃山會被奉為「五嶽」之一。


黃山


在山區繞來繞去的旅程中,常常遇到好幾個徽派建築的小村落,通常樣式都非常統一,有的是白牆黑瓦,有的是褐牆黑瓦,就這麼靜靜躺在這片土地中。路上被司機「叭叭叭叭」的村民,也許就是出自於這些寧靜的村落,但原始生活與現代代設備相衝突時,也許就是這幅牛車不讓遊覽車的驚險場面吧。

許久之後,終於到了「西遞村」-這個保有大量徽派建築的聚落。西遞村遠比我的想像還要大上許多,花了一個小時卻還沒逛完全部。聚落裡,最大條的馬路不過幾米寬,皆為石板路。有些一邊是小溝,一邊是石板路,加上挑東西的村民,整個就是復古的畫面了。愛閒晃的我,一下子就和人群脫節了,自由自在在這小弄裡亂鑽,卻愈鑽愈像迷宮般,鑽到裡頭又有叉路,沿著叉路又是另一個叉路,好在我方向感強,最後仍然尋原路回去。


西遞風貌


西遞風貌

當走到了村的深處,遊客變少了的時候,才能真正體會到與世隔絕的效果!這番風景,這番印象,是台灣非常都市化的地方所感受不到的!鹿港、北埔、美濃都比不上這西遞村,就連九份也被太多觀光客包圍了,失去了它原始的古樸之美。

告別了西遞,又搭了一個多小時的車程,才來到了屯溪(黃山市),這時天早已全黑了。我們住「解放軍軍區旅館-延安賓館」,卻又是個外表漂亮,品質不怎麼樣的地方!房間的廁所地板溼溼,經查才發現是馬桶漏水;洗澡洗完時,又發現身上有股鐵鏽味兒,希望明天的杭州能住好一點!

在屯溪老街,買了不少東西,在臧華的陪同下,讓我殺價的功力進步一百倍!晚上的屯溪應該只有不到五度的低溫,卻不覺得冷(我只有穿三件),頂多手冰冰的,整個氣候也是相當舒服的。


其他相片:http://www.pixnet.net/album/ice2006/1150483

    全站熱搜

    南極冰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