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嶺沿台14甲一路下坡至大禹嶺,只要遇到四輪車,都會聞到煞車皮的焦味
看來有一堆汽車是用D檔一路踩煞車滑下山吧.....
到了大禹嶺,雨似乎又更大了,看了一下油錶,指針掉了一半了
記得關原還有一座加油站,不知道能不能撐得到...

關原比想像中的近,但不知道是不是山區的油比較貴,油錶指針還在1/2的地方
加滿居然收了130元....嗯,油罐車開到這深山來也是很辛苦的,就不計較那麼多了

台8線的車潮沒有合歡山那麼多,騎起來非常舒服
過了關原後,雨勢也小了許多,遇到了蔣經國題字的「合歡觀雲」石牌後
想起小時候,爸爸開車載全家人走中橫,就是在這裡遇上了美麗的雲海
那也是我人生第一次看到雲海,所有的山頭在白濤的海浪間,頓時變成一座座小島般
只是以後我再經過此地時,都不曾再看到雲海了
今天天氣這麼差,想必大概也不會有什麼雲海,不要遇到霧就不錯了

老天爺大概看我在雨中騎車騎得這麼辛苦
雖然沒有賞賜雲海給我
但是,所有的雲,變成了棉花,一絲一絲地散落在每座山谷間


像棉花盤躺在山谷中的雲棉花


是的,沒錯,我不知道該怎麼形容這景色,它不是雲海,叫做雲棉花吧....

除了停留在山谷間的雲棉花外,還有正在飄著的雲棉花,就在我眼前飄過去
山谷中的氣勢,被這些雲棉花點綴得猶如仙境,也像國畫中的山水般
深山裡的我,彷彿就是畫中一點的孤翁釣叟,靜靜地,凝結了塵世的空氣


落單獨自飄著的雲棉花


一路上,就是這些棉花般的雲,陪著我騎車...

在一個隧道口前,前面忽然閃過一隻尾巴伸得長長的動物過馬路
心裡想著不知道是貓還是狗時,竟然遇到了台灣獼猴群!
牠們就窩在路旁的樹上,數量非常多,一隻隻準備過馬路
原本想停車拍個照,但車才準備停牠們就準備逃,算了,不打擾牠們就是了

到了洛韶,借了一間廟小休息
記得小時候曾經在洛韶宿營,那時候和姑丈兩家人在中橫玩
晚上在洛韶某個類似民宿的地方過夜,印象非常模糊了
只記得晚上從救國團洛韶山莊不斷傳來營隊的聲音
還有早上大家煮了白稀飯,但是我吃稀飯不喜歡把配料混到裡面
寧願一口稀飯一口料,就算配著肉鬆也一樣
可是大人們看我吃太慢了,竟把肉鬆全倒在我的稀飯裡再攪一攪
天哪!白稀飯被肉鬆攬和後,變成噁心的茶色稀飯,實在難以下嚥
直到我吃到快吐時,大人們才放過我

我試著尋找當時宿營的地方,只是喚不回記憶

洛韶上路後,依舊是雲棉花陪著我,騎到了天祥
這地方以前候也常常來,也沒特別的感覺
簡單地吃了一頓後,又繼續東行

天祥東行後是太魯閣立霧溪峽谷
太魯閣峽谷段,每一次經過,都覺得非常震撼
這次騎摩托車走太魯閣,看到的視野比開車還要廣闊,感覺又特別深
上不見天、下不見底的狹谷,用身體感受這道氣勢
過一個彎,就換一種姿態;過一條隧道,就變一種氣象


在峽谷間穿梭的公路


想到榮民們在原始的山壁要開鑿出一條公路,是多麼的不容易
現在許多路段都變成隧道通過,避開落石重重的山壁路段
例如九曲洞那一段,原本的道路變成觀光步道
新的公路就從九曲洞隧道通過(該隧道長度近二公里)
目前就剩下燕子口還有人車爭道的險像,只是燕子口隧道似乎挖得特別慢
未來燕子口隧道通車後,也會像九曲洞成為步道了

其實包括蘇花公路在內,早期開路大多沿山壁而鑿
路幅峽小不說,山壁遇到落石的危險才是最可怕的
所以後來拓寬時許多路段都改由隧道通過
大家在行經台8線太魯閣段以及蘇花公路清水斷崖段時
遇到有隧道的地方可以注意一下,部份隧道旁邊都留有舊路的痕跡
有些舊線變成觀光步道,有些就砍掉重練了


立霧溪的曲流


騎到了長春祠,這一段路其實也是中橫舊路
新路已經由隧道西拉雅隧道直線通過了
但中橫峽谷的氣勢,少了這一段就少了許多
隧道雖然提供更順暢的交通,但若是專程感受太魯閣立霧溪峽谷的
建議也到長春祠這段走訪吧


長春祠附近


再往東行,就是台8的終點,這裡有個中式牌樓,題著「東西橫貫公路」
它可是中橫公路通車的象徵,是榮民們用血肉開鑿的公路
在我小時候,路幅就只有牌樓那麼寬,而且這面牌樓也是必停必照像的景點
那時還有許多原住民(當時大家都稱山地人)出租服裝甚至和旅客合照
只是小時候的我,以為穿了那服裝就會變成山地人,死也不穿...
(當然現在已沒有那種岐視性的想法了,原住民朋友看到這段請勿見怪)

現在已經很少有人專為這中式牌樓停車照相了
拓寬後的馬路上,不斷呼嘯而過的車子,這面牌樓
顯得非常的孤獨....

其他相片:
http://www.pixnet.net/album/ice2006/1149726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南極冰魚 的頭像
南極冰魚

新南極轉運站

南極冰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