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中的「上海」,今天終於來到了!這個歷史上紛紛擾擾的都市,在飽經風雨後,如今也成為中國第一大城。留下來的,除了令人讚嘆的巴洛克歐式老建築外,還有近幾年如雨後春筍不斷冒出的高樓大廈。說來也覺得好玩,老式建築是租界時期蓋的,新式高樓也多是西方投資的,縱使上海脫離了國父所謂的「次殖民區」,但西方世界對上海的投資,或者說是「熱愛」,似乎也沒停止過,走在街上也隨時可遇「阿豆仔」。這趟上海的兩天行程非常鬆,我也因此藉機脫隊多次,一個人就在上海市晃起來了。驚訝的是,「上海話」在上海還真的是普及到不行,猶如廣東話在香港般,上海人人開口都是上海話,好幾次遇到的小販或路人,也都用上海話和我say hollow!

 上圖:傳說中的上海城


今天一早從蘇州走高速公路到上海,隨著路上的車輛漸漸增多,大概也能明顯地感覺前有大城。經過了一個收費站,前方卻塞成一團。大陸收費站一般多不以「小客車、大客車、大貨車、聯結車」來區分的,而是依「本地車輛」、「外地車輛」來分匣口。但這兒的車輛已塞成一團了,真的是「一團」,匣口的分類似乎沒啥用,一堆車牌開車不是「滬」的也擠到「本地車」的匣口,當然供「外地車輛」的收費亭前也擠滿了「滬」開頭的車。咱的遊覽車是「蘇」字頭的,後來司機也胡亂擠到「本地車輛」的地方。好不容易通過了收費站,沒多久就下了高速公路,但可怕的上海夢魘也開始了,那就是「塞!塞!塞!」原本以為只是下高速公路的地方會小塞一下,但不管拐了多少彎,一樣還是塞!上了高架橋塞,下了高架橋也塞!交通離峰時段塞,交通尖峰時段更塞!加上司機又迷路,第一站是「孫中山先生故居」,司機卻繞到外灘去轉了好幾回,哎!我們抵達上海是早上九點多,給司機繞到目的地已是十一點多了……

孫中山故居位於思南路、香山路的小路裡頭,路的兩旁有人行道,人行道上種滿了秋黃的行道樹,這裡沒有新式的高樓,幾乎是舊式的小區,非常有味道。孫中山故居就隱藏在眾小區之中。所謂「小區」是大陸特有通名,(類似台灣的「小社區」,但又不太像)。每個小區多有圍牆圍起來,只留一個大門,小區內的戶數也不多,當然也有比較大的小區,或許唐代以前的「里坊」就是這麼回事吧!


住在這種地方多舒服啊...


現在孫中山先生故居保存得滿完整的,而且入內需脫鞋,內部的解說也令人吃驚。大陸每個風景區都有訓練有素的解說人員可以聘,他們的解說也相當詳細、完整。在孫中山故居內,解說人員叫大家排好後,不斷地喊「安靜!安靜!」,待大家靜下來後,就播起錄音帶了……原來都是錄好的啊,講完中文還有英文版!縱使解說員不須多開口,倒是也不太客氣,有人腳步慢了或晃到別的房間,就會遭罵,罵什麼呢「快點快點行不行?」「喂!你怎麼可以到處跑,你這樣會害我們受罰……」既然如此,那參觀之初就要先講清楚說明白呀,而且身為服務業,還擺出這麼「大條」的態度,感覺她的口一開就是臭的,難怪要用錄音帶,哎……

由於內部不能拍照,外景又不太好拍,我在孫中山故居的照片也就不多了。

參觀完之後,時間還剩下很多,展開第一次脫隊,跑到附近的小路亂晃去了。心曠神怡的是,無論走到哪,路邊盡是高大的梧桐,又適逢秋天,葉子全是黃的,樹幹全是白的,「秋意」的感覺就像在南京紫金山的山路般,頓時又湧入心頭。街上的人們悠閒地走著,我也悠閒地假裝也是上海人,跟著亂晃到了復興公園,公園裡一堆老人在下棋、發呆、運動,也有人和我一樣在閒晃,也有家長帶小孩子出來亂跑的。公園旁有間「啟秀實驗中學」,學生們在大廣場上嬉戲跑跳,其實和台灣都差不多,只是升旗台上的旗子不同罷了。

在這附近閒晃時,和一位路人擦身而過,彼此很有默契地看了一下!當時只覺得那人好像台灣人,大概那路人也覺得我是台灣人吧,這感覺就像兩個火星人在地球相遇,雙方很想開口問候一下彼此,但最後又都未開金口。


復興公園的秋


上海某國中


最後集合時發生了小插曲,我居然遲到了,但事實上沒遲到!之前就講好,集合時間是12:30,可能是太無聊加上大家不會像我一樣亂跑,十二點十幾分時全部的人就都上車了,才發現我還沒回去。後來在12:25分回到孫中山故居,真的沒遲到啊,但是……跟團就是這樣麻煩!

中午到一間很大的高級餐廳吃飯,這餐廳大到連服務生都穿著直排輪衝來衝去,太厲害了!

吃飽了,直接到「上海城市規劃館」參觀,服務生比中山故居的禮貌多了。這裡介紹了上海的歷史、現代、未來等資料,也存放許多老照片和模型。聽說一般上海人是不會來這兒的,我以最快的速度晃完全館,也就跑出去透氣了,看照片不如實際走一回啊,您說是唄!


上海城市規劃展覽館


城市規劃館對面就是人民廣場,後方即上海博物館。上博裡面有一些竹簡文字,如果城市規劃館的行程改成上海博物館,那該有多好!不過大陸的「人」真的非常多,人行穿越道口都各有一個交通管理員在看守,紅燈了就把鍊條拉上防止有人偷跑,綠燈了就把鍊條放下,人群就會蜂湧而出,好壯觀啊!倒是說到上海的交通管理員,似乎都非常不客氣。交通管理員的工作類似台灣交警和義交,主要在維持交通秩序。早上咱司機經過一個Y字型路口,原本要走左邊那一條,卻被上海的交通管理很兇地「幹什麼!給我停下來!」司機本來就衝過去不理他,但交管實在太兇了,司機也膽小地停了,可也不服氣怨道:「這不是直行道兒嗎?」交管用指揮棒敲遊覽車,兇狠地說:「你再講一次!直行道!」司機:「那倒底要怎麼走嘛」交管:「走右邊,第一個路口左枴!」要是台灣交警也這麼兇,早被投訴了吧 XD

(註:咱車運匠講的話,藏華說是「帶南京方言的普通話」,腔調有時怪到連我都聽不懂!特色是語調高低起伏非常明顯,例如那句「這不是直行道嗎」,直行道發音變成類似「紙新道」,「新」字還要用高八度的音喲,很好玩,例如司機的口頭蟬「搞什麼東西啊」,「什麼」二字也是要用高八度的音去念,「東」字的音還要再更高一點!這種發音發方我學了好久還學得不太像,呵呵)

人民廣場旁有個地鐵站,平時喜歡地鐵公車的我見獵心喜,也跑下去地鐵站晃個兩圈,只是人潮也非常多。和台北捷運不同的時,像人民廣這種大站,居然仍採用人工售票,有點不習慣。事實上現在離集合時間還有很久,搭一站去晃晃也還來得及,但有了孫中山故居的前車之鑒,我想還是早點回去吧!

關於地鐵,將在下一篇有詳細的介紹。

回到了車上,時間也不早了,加上上海很愛塞車,接下來就要入駐飯店了。兩車司機在街上塞了好久,又經過了外灘,到了海倫路附近的小社區。這裡的房屋比較破舊,感覺有點像貧民區,但後方就是高樓大廈,形成鮮明的對比。兩車司機又在這附近迷了路,繞了好一下才找到天水路上的飯店。剛開始大家還擔心,飯店在這種地方,會不會很爛啊,下了車才發現,這家「上海上服大酒店」的位置還真奇怪,它是新蓋的飯店,卻待在貧民區裡面,我很好奇客源從何而來?飯店的內部設施也還不錯,房間很大間,也很乾淨。

傍晚,行程分為「跟車」和「不跟車」,團員可以自行選擇。跟車的話,就是讓司機載到城隍廟(榆園),不跟車,行程就自己來。本來不打算跟的,同學說「去城隍廟看一下也好,之後你就可以到處跑啦」,最後還是跟了。只是才開到路口,突然發現有東西忘在飯店裡,司機也不可能在這兒等我,於是當機立斷,直接下車回去拿,然後再自己搭公交去城隍廟!很好,想著想著就覺得很興奮。

當車門一開啟,真正的(或意外的) 上海之旅,也隨之展開。

更多相片:http://www.pixnet.net/album/ice2006/1150487


創作者介紹

新南極轉運站

南極冰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楚辞
  • 人民广场是人工和自动兼有啦,只是人实在太多了,不管用什么方式,都会要排很长的队,还是用公交卡方便哦.
  • 原來如此,呵呵,可能當時人太多,也沒有仔細找尋~

    南極冰魚 於 2008/10/29 20:3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