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質柔膚滑不留手,白汁盈盈如水晶」
在上一篇(江南行(五)蘇州)有提到太湖的一道水草
吃起來滑滑脆脆地,口感獨特,其實當初臧華有說這道菜的名字

政諺甚至考據,認為即《詩經》中的某一種植物
不過回台灣後就忘了
最近在幫老師整理詩話的東西,剛好讀到一篇「蒪菜」,現在叫「蒓菜」
才讀到此篇,心底就大驚「就是這個菜!就是這個菜!」
茲摘錄給各位看看囉

《蠖齊詩話‧蒪菜》

余過西湖(即太湖),始嘗蒪羹,作歌云:「質柔膚滑不留手,白汁盈盈如水晶」。見者以為絕肖。後閱袁中郎湖上雜敘,稱其葉微類初出水荷錢,枝如珊瑚而細,又如鹿角菜,其凍如冰,如白膠附枝葉間,清液冷冷欲滴,其味香脆滑柔,略似魚髓蟹脂,而輕清遠勝,可謂形容都盡。其不足信者,謂蒪採西湖,浸湘湖一宿,然後佳。若浸他湖,便無味。此語終耳食。按湘湖產蒪甚多,不採之西湖(太湖)。湖蒪用湖水浸之,頗佳,亦不聞遠浸湘湖。且生摘作羹,有新香,不必皆浸也。李長衡有煮蒪歌,亦可稱蒪之小紀矣。歌曰:

怪我生長居江東,不識江東蒪菜美。
今年四月來西湖,西湖蒪生滿湖水。
朝朝莫莫來採蒪,西湖城中無一人。
西湖蒪菜蕭山賣,千擔萬擔湘湖濱。
吾友數人偏好事,時呼輕舠致此味。
柔花嫩葉出水新,小摘輕醃雜生氣。
微施薑桂猶清真,未下鹽鼓已高貴。
吾家平頭解烹煮,間出新意殊可善。
一朝能作千里羹,頓使吾徒搖食指。
琉璃盌盛碧玉光,五味紛錯生馨香。
出盤四座已歎息,舉筋不敢爭先嘗。
淺斟細嚼意未足,指點盃盤戀餘馥。
但知脆滑利齒牙,不覺清虛累口腹。
血肉腥臊草木苦,此味超然離品目。
京師黃芽軟似酥,家園燕筍白如玉。
差堪與汝為執友,菁根杞苗皆臣僕。
君不見區區苸魁亦遭逢,西湖蒪生人不顧。
季鷹之後有吾徒,此物千年免沉錮。
君為我飲我作歌,得此十斗不足多。
世人耳食不貴近,更須遠挹湘湖波。


後記:

感謝臧華提供的資料,以下:
http://tnl.org.tw/article/column/hydro/004/004.htm

還是台灣的連結耶:蓴菜介紹
出自「塔山自然實驗室」所做的
原來 台灣也有蓴菜....


創作者介紹

新南極轉運站

南極冰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Deming
  • 謝謝囉~~<br />
    寫著寫著就想再嚐一次了,呵呵
  • Deming
  • 哎呀<br />
    別這麼說<br />
    我相信南京的~~<br />
    (昨天哪個老師說??我想不起來耶)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